竞博app-华北制药的多事之秋:因断供被列入集采“黑名单”,资产负债率高企,多位高管离职

竞博app-华北制药的多事之秋:因断供被列入集采“黑名单”,资产负债率高企,多位高管离职
原标题:华北制药的多事之秋:因断供被列入集采“黑名单”,资产负债率高企,多位高管离职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一则公告,将华北制药推上了风口浪尖。
  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披露发布公告披露,由于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约定采购量,经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后,决定将公司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公司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对于“断供”原因,22日,华北制药以“产能不足”来解释。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企业断供的原因大概分为三点:生产线改造延期、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导致集采价格无法覆盖成本、产能不足等。他表示,企业在参与集采时对产能、报价都有充分研判,执行后发现产能供应不足比较少见。
  正可谓多事之秋。除了“断供”事件,近期公司还披露了副董事长刘文富、总经理周晓冰、总会计师王立鑫三位董监高的辞职信息;另外,近期公司业绩也不尽如人意,2021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0.57亿元,同比下降185.74%。
  “断供”事件
  对于此次“断供”事件,华北制药于8月22日发布公告回应了原因:“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后,虽然公司积极采取了相关措施,但由于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
  华北制药的回应似乎并未打消资本市场疑虑。8月23日收盘,华北医药跌停,当日报收于9.11元/股。
  此事对公司后续经营的影响,华北制药公告称,缓释胶囊 2020 年销售收入为 50.22 万元,占公司 2020 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0.0044%;2021 年 1-7 月,该产品销售收入 293.81 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鉴于国家第六批药品集中采购的拟集采产品等信息尚未公布,公司尚无法预测至 2022 年 5 月 10 日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活动及入选产品的销售情况等对公司的影响。另外,由于该产品扩产项目目前尚未审批完成,项目审批时间、能否获批、后续其他省份供应情况等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将关注该事项的进展情况,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据了解,布洛芬缓释胶囊是2020年8月20日第三批全国集采品种,中选厂家分别是华北制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华北制药的中选价格最高,为每盒8.04元(0.3g*30粒/盒),也就是说,每粒(0.3g)的价格为0.268元,中选地区包括山东省在内的7个省市,从2020年11月各省陆续开始执行。
  从业绩上来看,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华北制药的营收占比较小。2020年布洛芬缓释胶囊销售收入为50.22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0.0044%;2021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也仅为293.81万元。
  对于此次布洛芬缓释胶囊断供后的应对,华北制药公告中披露,2021年8月,公司与山东省医疗保障局沟通,将由替补企业继续供应。
  8月19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原中选企业中的珠海润都制药将作为替补企业,为山东省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珠海润都制药的报价低至0.203元/粒。
  根据集采规定,山东省协议约定采购量为2511万粒,自执行中选结果至2021年8月20日,华北制药提供山东省实际供应量仅为365万粒。而单就替补华北制药消化山东省剩余的2146万粒,对珠海润都制药的产能将是不小的考验。目前,其余地区还未有解决方案披露,记者就此问题联系华北制药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负债率高企
  2020年华北制药营业总收入114.9亿元,同比增长0.31%,净利润0.97亿元,同比下降43.46%。营收颓势延续到今年,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营业总收入27.13亿元,同比增长17.08%,净利润亏损0.57亿元,同比下降185.74%。对于一季度亏损的原因,华北制药表示由于石家庄新冠疫情影响导致综合费用增加所致。
  华北制药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其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1953年筹建,1958年建成投产,华北制药的投产结束了我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
  目前,华北制药主营产品分为抗感染类、肾病及免疫调节类、心脑血管类、维生素及营养保健品,神经、血液系统用药,以及医药中间体、防疫类等。包含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内的抗感染类产品2020年营收55.15亿元,营收占比接近一半,但是同比下降了15.55%。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华北制药的负债大幅上升。2020年华北制药负债合计168.76亿元,同比上涨30.65%;而2017年-2019年负债同比增长分别为6.13%、4.50%、4.13%。
  在2020年华北制药的负债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3.53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5.66%就,同比上涨361.28%;其他流动负债同比上涨133.69%;长期借款为46.1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9.3%,同比上涨180.51%。
  2018年-2020年华北制药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24%、69.67%、70.52%,而2020年制药行业资产负债率中位数为30.23%。
  除此之外,近期,华北制药还发生了较大的人事变动。公司8月13日公告披露,公司副董事长刘文富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和董事会战略(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职务;公司总经理周晓冰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和董事会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公司总会计师王立鑫申请辞去公司总会计师兼财务负责人职务。刘文富、周晓冰、王立鑫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这家有近70年历史的制药企业,将如何走出“多事之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墨轩